expr

美丽的你韩剧122集剧情(高贵的你韩剧全集完整版剧情)

恭喜!

今晚,第93届奥斯卡公布

“最佳国际影片”

提名名单,一共五部。

《少年的你》成功入围。

它的入围什么意义?

此前,华语电影冲奥的历史成绩,七提一中。

唯一次获奖是2001年李安的《卧虎藏龙》。

距离上一次入围决赛,17年前。

它又凭什么入围?

坦白说,《少年的你》在艺术性上当然不及许多未被提名的候选者。

但奥斯卡评委来自电影工业的各种岗位,结果是多方面评判的综合体。

关于《少年的你》,Sir写过影评、演技,盘过电影中的隐藏细节。

如果你曾试图接近它,你会发现,它配得上。

如果你有疑义,Sir也理解。

由于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最初入围名单是由各国家地区选送,所以,《少年的你》或许并不能代表整一年华语电影最佳水准。

但必须承认——它代表华语电影,切实地收获了一次国际视野的肯定。

是好事,是走出去,是文化自信。

然而,当Sir兴致冲冲点开微博,查看喜报。

没想到。

首先杀进舆论场的,不是易烊千玺粉丝,不是周冬雨粉丝,更不是影迷。

而是他们。

他们。

和他们。

“融梗”,“抄袭”,“丢脸”……

奖项公布后不到8分钟,Sir本以为的“走出去”,变成“丢了脸”。

仿佛十七年后的再次入围,是向世界揭开了华语电影的遮羞布。

越得奖,越丢人?

那仔细算算,《少年的你》这几年“丢的人”还真不少。

国内,金像、金鸡、百花各有斩获;

海外,入围柏林、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周冬雨摘得亚洲电影大奖影后......

你会说,外国人不知道融梗真相啊。

这……

亚洲电影大奖的颁奖地,就设在日本大阪。

被指抄袭的原著作者东野圭吾,就是大阪人。

所以。

是《少年的你》花钱买通了以上所有奖项,还是“日本人怎么可能比中国人懂东野圭吾”?

那就奇怪了。

《少年的你》未经判决的抄袭罪名。

奥斯卡不在乎,日本人不在乎,东野圭吾没回应。

转了一圈,只有我们最在乎。

没办法,祝福的话得往后放一放。

Sir必须再次厘清两个问题:

《少年的你》抄了吗?

什么叫抄袭,“融梗”又是什么?

整个事件演变发酵,经过了三年,Sir不敢说如今的我们会比当初理智、冷静。

但Sir肯定,真正丢人的。

一定不是《少年的你》。

请问,实锤在哪?

无意拉踩。

当时太多人都揪出一部情景喜剧来对比——

为什么《爱情公寓》你说抄袭,《少年的你》又不说了?

他们言之凿凿,异口同声,你“双标”。

双标?

《少年的你》与《爱情公寓》是一回事?

说“双标”前,有必要厘清一个概念——我们痛骂抄袭作品的证据是什么?

Sir以为。

首先看

定论

如,于正《宫锁连城》抄袭琼瑶《梅花烙》,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

板上钉钉。

谁也洗不了。

没有定论,至少看

公论

如《爱情公寓》,虽没被法律判为抄袭,但行业和权威媒体的观点基本一致。

《时代》,用了窃和偷这样的字眼来形容。

《每日邮报》这样批评:整个场景、整片的对话都是逐字逐句剽窃上世纪90年代风靡一时的情景喜剧以及一些其他美剧。

中文媒体更绝。

“像素级”

抄袭砸烂。

——因为它不仅撞梗,是精细到了分镜、机位、台词、道具,无一不撞。

△ 来源于曾经的《爱情公寓》抄袭门专题网站cpartment

但《少年的你》?

许多人说“抄袭”实锤,恕Sir愚钝,实锤在哪?

这是Sir曾经那篇《「少年的你」想说却不敢说的,我都帮你挖到了》的后台留言。

这是Sir在豆瓣账号刷到的广播。

这是当时易中天老师点评的《少年的你》。

你可以说Sir在“选择性呈现”,但同一时间,如此多不可能收钱的人集体双标,是不是起码证明,抄袭这事存在争议?

有争议,则无实锤。

好。

抄袭算不上,但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融梗”总逃不掉吧。

抱歉,对此Sir无法回答。

因为“融梗”是一个网络用语,并不具备作为鉴定小说抄袭的法律依据。

“它不是法律概念,著作权法上没有这样的界定。”

同理还有调色盘。

百度百科显示:

“调色盘是指将抄袭文与原文进行对比的表格,是解释一篇文章是否抄袭的有用利器,因与现实中的调色盘在某种意义上相似而得名。”

但这段解释后面还有下一句: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并不能简单的凭借调色盘判定一本小说是否抄袭,同时与调色盘相对的还有反调色盘。”

说白了,判定一部作品是否抄袭,是需要经过一系列复杂,细致的“专业活”。

非一般人能胜任。

当年,“于正抄袭琼瑶案”的判决书,就包含了种种实质性相似的列举:

对于原告陈喆主张剧本《宫锁连城》改编自剧本《梅花烙》21个情节(小说《梅花烙》主张17个情节),本院认定情节1“偷龙转凤”、情节5“次子告状,亲信遭殃”、情节7“恶霸强抢,养亲身亡”、情节8“少年相助,代女葬亲、弃女小院容身”、情节9“钟情馈赠,私定终身,初见印痕”、情节10“福晋小院会弃女,发觉弃女像福晋”、情节18“道士做法捉妖”、情节19“公主求和遭误解”、情节21“告密”为原告作品中的独创情节,且剧本《宫锁连城》中的对应情节安排与原告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关联。

锦绣未央抄袭案,法院也细致比对了两部作品的侵权部分。

“其中第1、3、5-8、10-14、16、36、38-63、65-98、100、102-107、109-114、116-120、122-127处共116处语句存在相同或实质性相似,具体分为以下三种情况:一是均使用了独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体表达……二是均采用相同或类似的细节描写来刻画人物或事物……三是均采用大量常用语言的相似组合。”

种种考证,绝不仅仅靠一张调色盘就了事。

并非剥夺网友质疑的权力。

Sir想说的是——网友当然可以“我觉得抄袭”,但于媒体,不是这么轻飘飘的事。

在诸多声音中,Sir同意这一句:

只是对于“小心”。

Sir有不同的理解——在自己不能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必须审慎再审慎。

一方面自然是避免惹官司。

另一方面更在于,媒体作为一种社会公器,应该小心使用手中的权力。

抄袭罪名,对于一部作品,就是等同于判了死刑。武断下定论,万一错了,日后即使再纠正,造成的伤害也是不可挽回的。

手握利刃,岂可不慎?

所以你问Sir,《少年的你》抄袭了么?

Sir只能说,有嫌疑。

目前既无定论,也没公论。

但。

可以争论。

这,就扯到这场舆论的另一个战场。

易烊千玺需要道歉吗?

如果第一个风暴Sir不置可否。

那对第二个。

Sir态度坚定。

不需要。

鉴定一部小说是否抄袭,是出版社的工作。

如果真的小说被判抄袭,为电影招来实际性损失,《少年的你》还可以要求出版社赔偿。

更何况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是否存在抄袭还是问号。

就算以后尘埃落定,抄袭了,那道歉,也该是小说作者玖月晞该干的事。

没有人需要为“涉嫌”罪名认罪。

这难道不是我们今天文明的共识。

当然,你可以说,假如主创团队一开始就选择一部清清白白,毫无抄袭嫌疑的作品,会更好吗?

会。

但他们选择了,也没错。

有三种情况。

一,他们不知情。

——如导演曾经表态。

“承认小说其实只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整个创作团队始终坚持不过分拘泥于原著,只保留其中适合电影的成分。‘大家一直在聊怎么去改编,怎么去搭。’导演这样说,‘我们想给自己多一点空间,去做加法,去做改变。’

其实原著一直存在争议。而对于有人认为主角人物关系像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的说法,导演坦言:‘我知道,但那本我真的没有读过。’”

△ 凤凰网娱乐

二,他们知情了,但他们自认为这不算抄袭。

三,他们认为这是抄袭,但依然想冒风险去改编。

第三种当然于有失道德。

最起码伤害了广大认真原创作者的感情。

但,Sir还是那句话——

没有人需要为“涉嫌”罪名认罪。

今天,谁能言之凿凿地站出来,说导演,主创就是为了一己私利,义无反顾地执意改编抄袭作品?

恐怕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代表不了。

那。

我们不妨把人心想象得良善点。

这不是软弱。

这是为了不让自己那么纠结与痛苦。

这,也是一种“公平”。

公平是什么,公平就是不问动机,只问标准。

而法律,就是我们达成共识的可量化的标准。

为什么我们说《少年的你》目前不构成抄袭。

你说《少年的你》“融梗”构成抄袭。

那“融梗”的标准是什么?

融一个?

融十个?

《一出好戏》上映时,被指出“抄袭”了《蝇王》。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蝇王》“抄”得更明显。

脱胎自《珊瑚岛》:

拿了设定:一群孩子流落荒岛,然后自己建立了一套社会秩序。就连两个孩子的名字,都沿用下来。

还有其他各种形式的“融”呢?

比如《无双》之于《非常嫌疑犯》;比如《唐人街探案》之于《双瞳》;比如《乘风破浪》之于《新难兄难弟》……

别误会,Sir并不是说它们没“抄袭”。

Sir的意思是,谁来定义。

不是你,也不是我。

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百人,一万个人。

是法律。

还记得Sir说过那个笑话么?

今天中国影史作品票房前十,几乎都有被指控抄袭的黑历史。

《战狼2》。

有人说它抄袭《太阳泪》,因为情节中都有援救许多难民的内容。

有人说它抄袭《等风来》,因为都有在国外举起中国国旗的桥段。

还有人说《战狼2》抄袭小说《弹痕》。

——后来才发现,《战狼2》的编剧董群就是《弹痕》的作者。

《流浪地球》。

有人说《流浪地球》抄袭了日本电影《妖星哥拉斯》,因为两部都有星球可能和地球相撞,人类建立了喷射器把地球推离。

有人说《流浪地球》抄袭了《2001太空漫游》。

也有动画迷说它抄袭了动画《飞跃巅峰2》。

因为动画有同样推动地球的情节。

但后来证实,这部动画比《流浪地球》原著晚了5年。

《红海行动》就更夸张了。

有人直接说,《红海行动》抄袭了《战狼2》,因为都是撤侨。

但这难道不是因为两部电影都改编自“也门撤侨”事件么?

也有人说《红海行动》抄袭了《拯救大兵瑞恩》。

因为两部电影都是派一个小队去拯救一个人,伤亡惨重。

最扯的是,有人说《红海行动》抄袭了“吃鸡”,因为里边武器装备很像。

当然还有后来上榜的《你好,李焕英》《哪吒之魔童降世》。

你看出其中的荒诞没?

当我们动不动以抄袭的大棒挥向每一个创作者,那真正的抄袭者,不会感觉疼。

因为大家都抄袭了。

所以Sir才一次次强调——呼吁合理化,规范化地质疑抄袭,并非鼓励抄袭。

恰恰是对原创的保护。

这,又说到Sir以为此次事件真正的可怖之处。

来自一位用户的留言。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说白了,

那些涉嫌抄袭的作品,就不该问世。

讲真,这话让Sir惊出一身汗。

“那些涉嫌抄袭的作品,就不该问世”。

所以,问不问世只取决于“涉嫌”?

换一个离我们近一点的说法——那些涉嫌犯罪的人,都应该坐牢。

你。

觉得合理吗?

这正是今天我们网络最大的问题——

过早地把个人的正义,当成不容置疑的正义。

在舆论上党同伐异。

在“定罪”问题上大搞连坐制。

在已有的准绳面前,未加思考,急于行动。

比如把夸赞《少年的你》电影的人或自媒体,一并被列入“公开支持抄袭”阵营。

比如认为所有参与者都是帮凶。

连带的,《少年的你》主创和演员,也“不干净”。

谁是这场争议的仲裁者?

这,才是危险的地方。

认为抄袭了,这只是一种意见,但有的人却已然把自己的意见,当成不容质疑的真理。

但凡不同意的,必须挞伐之。

借用毒友@柒七的话:

“抄没抄袭这件事,如果没有文学界司法界根据《著作权法》进行最终判定,那跟据司法无罪推定原则,它就只能算是有抄袭嫌疑,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律师’都有辩护的权利。”

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扮演的并不是律师的角色,而是法官的角色,只凭自己的主观判断或者听取一方意见就给这件事情定了性。

冷静下来,反抄者们,你会发现,那些为《少年的你》鼓掌的人,并不是原创者的敌人。

我们当然想维护原创,问题是,应该找到一条好的标准,去保护原创,也保护合理的创作。

我们也对抄袭零容忍,前提是,在抄袭有定论的前提下。

大家对于保护原创的心愿肯定是相同,只是在选择用何种标准,才能更好地保护原创。

而现在的问题是。

当最激进的声音,要求所有人在抄袭问题上,都必须用同一套粗暴的标准。

那么很容易就变成一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自嗨。

不仅无用。

而且有害。

比如,曾被《甄嬛传》偷梗的匪我思存,在微博上呼吁大家追究抄袭,但不要对演员人身攻击。

这样温和、善意的建言,也被斥为“白莲花”。

难道一个被侵权的作者,也在纵容抄袭吗?

易中天的文章下,听到另一种声音的人,张口就来“被资本收买了,操控了”。

称赞过《少年的你》的李银河老师也被一起划入“恰饭文人”之列。

有人送上蜜汁祝福——“希望你有天也被抄袭”。

难道几十年坚持自我操守的知识分子,一下全都被抄袭作者买通?

那么今天安利《少年的你》的两位国外影星,也应该被列为“嫌疑人”吧。

埃德加·赖特:“我真的很高兴看到非常棒的在国际电影单元中获得提名,因为我没有看到太多人谈论它,请看一下吧。”

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露皮塔·妮永奥:这是我看过最难忘的爱情故事……

当抄袭问题,正需要讨论和界定的时候。

一些已经开始通过诛心之论,去消灭不赞同他们的声音,甚至是赞成得还不够热烈的声音。

这,就是保护原创?

我们要把电影主创当成抄袭的帮凶。

普通观众是抄袭的帮凶。

主流媒体是抄袭的帮凶。

原创作者是抄袭的帮凶。

有社会声誉的学者也是抄袭的帮凶。

那么最后,在反抄袭的阵营里,还能剩下谁?

而一个普通人看到这一切,他该相信谁——是那一群茫茫多的“帮凶”,还是另一边高呼反抄袭口号的匿名网友?

不要以全世界为敌。

不要轻易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

不要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社会上主流的、原本支持原创的中间派,也从反抄袭的行列中逼走。

如果真是这样。

我们是在维护原创者吗?

我们又维护了什么呢?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