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重生八零逆袭记免费阅读(重生八零之肥妻逆袭记江亚)

《重生军嫂逆袭记》是铛铛的一本重生军嫂文,全书970章。

【内容简介】

重生八零末,静姝的目标很明确:学习学习学习,赚钱赚钱赚钱!  

什么……渣男贱女还敢来?  

那就一句话:干翻丫的!

第1章 重生

“醒了醒了,静姝醒了。”

惊喜的声音传来,让唐静姝微微皱了皱眉,实在是这声音太大,稍显聒噪。

而后她猛的坐了起来,神色有些不敢置信,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声音呢。

“静姝,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妈妈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一道哽咽的声音在唐静姝耳边响起,让人一听就听出了她话语中的后怕。

听到这声音,唐静姝浑身一震,机械的转过头去,等看到眼前那张熟悉的容颜时,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妈……”

唐母董翠娥忙上前擦了擦静姝的泪水,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唐静姝的泪水止也止不住,一个劲的喊着:“妈妈……”

她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见到母亲了,想不到她死了之后能在地府第一时间见到母亲,真好。

想到这儿,唐静姝又笑了起来,她也算是可以和家人团聚了,只不过怎么就只有母亲,父亲和弟弟呢?

“静姝,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另一道关心的声音响起,同时人也凑到了静姝的面前。

唐静姝这时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眼中闪过厌恶。

杜秋菊看到静姝的神情,不由有些疑惑,不过她心中担忧着静姝的身子,因此也没多想,再次问道:“静姝,你感觉怎么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唐静姝回过神来,但却是满脸的疑惑,她记得杜秋菊还活的好好的,她怎么会在这儿见到她呢。

“你这孩子,你倒是说话呀。”

董翠娥又是担心又是着急。

“妈妈,是不是姐姐醒了。”门口冲进来一个小男孩,眼睛圆滚滚的煞是可爱。

看到弟弟唐峰,静姝又忍不住落下泪来,他们姐弟的感情一直很好,当初她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弟弟唐峰一直陪在她身边,可是最后他却出了意外。

不对……

弟弟出事的时候都已经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了,可现在怎么还是一个孩子。

“姐姐姐姐,你怎么样了,峰峰好担心你,姐姐,你以后可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落水了。”唐峰看到姐姐醒了很高兴,不过想到之前的事他就觉得害怕,要是姐姐一直醒不过来,他都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杜秋菊在一旁真诚的说道:“静姝,这一次真的谢谢你,要是没有你的话,我这把老骨头就要落水了。”这一次还真的亏了静姝,如果是她落水的话,可能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当时她为了采摘河边的一株水芹,差点落水,那时候静姝刚好过来,看到这一幕忙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可她自己却落到了河里。

那处河段底下都是石头,水流又湍急,十分凶险,静姝掉下去后一直被冲到了下游,头也磕了个大洞,这还是因为静姝会游泳,她这才保住了命。

要真是她杜秋菊掉下去,她一不会游泳,二又年纪大,说不定就真的醒不过来了,所以她是真的感谢唐静姝。

唐静姝定定的看着眼前熟悉的情景,恍然察觉这不就是当初她救了江母时候的情景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静姝啊,你倒是说句话呀。”董翠娥在一旁焦急的喊了一声,随即满眼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此时唐静姝才发现自己睡的是一张老式的架子床,这种床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到过了,床上还挂了蚊帐,蚊帐用两个铁钩勾着,这是她还没嫁出去之前睡了十八年的床。

随后她又眼不眨的盯着墙上的日历,只见上头醒目的写着1988年7月26号。

看到这儿,唐静姝蓦的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随后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疼……真疼……

感受到腿上传来的钻心疼痛,唐静姝笑了。

“静姝啊,你别吓妈妈啊。”董翠娥见女儿这么久没说话,担心的不得了。

唐静姝此时隐约明白了什么,她一下子扑到了董翠娥的怀里,哽咽的说道:“妈,我没事,我感觉好的不得了。”

“真的没事吗?”董翠娥不放心的问道。

“妈妈,我真的没事,我从来没感觉这么好。”唐静姝发自肺腑的说道,她是真的这么觉得。

实在没想到她居然能回到八十年代,能回到一切都还能挽回的时候。

“姐姐,你没事就好,来,这是刚煮好的鸡蛋,你快吃了吧。”唐峰小朋友从兜里掏出一个白煮蛋递给静姝,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看着眼前还是个孩子的唐峰,静姝忍不住鼻头发酸,真好,峰峰现在还是个孩子,这一次她绝不能让弟弟出意外。

静姝接过白煮蛋,笑着摸了摸唐峰的小脑袋,“谢谢峰峰。”

唐峰高兴的笑了。

杜秋菊在一旁见到静姝没事,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忙说道:“静姝,你没事就好。”

这时候静姝终于注意到杜秋菊,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看到静姝的反应,杜秋菊愣了愣。

要知道以前唐静姝对她十分尊敬,甚至可以说是讨好,可如今竟然冷脸相对,这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

董翠娥看到女儿的反应也愣了愣,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只看向杜秋菊说道:“秋菊啊,我们家静姝没什么大碍,你就先回去吧。”

杜秋菊闻言顿了顿,随后这才笑了笑说道:“那行,今天我就先回去了,等明天再来看静姝。”

等杜秋菊离开后,唐峰蹬着小短腿爬上了床,小大人般的说道:“姐姐,以后你不能再出事了,我们都好担心。”

静姝用力点点头,道:“峰峰放心,姐姐会照顾好自己的。”

董翠娥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道:“静姝,你都不知道我们这几天有多难过,万一你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你让妈妈怎么活。”

顿了顿,董翠娥继续说道:“虽然你救人是好事,可妈妈希望你能先想一想自己,再想一想我们,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妈妈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不能为了别人,就将自己置于险地,就将我们都抛到了脑后。”

她知道女儿会救杜秋菊完全是因为她是江修远的母亲,就因为这一点,她的女儿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第2章 前因

听到这话,唐静姝泪水涟涟,目光坚定的保证道:“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地。”

董翠娥听到女儿的保证,神色缓了缓,不过她还是叹了口气,心里并没有相信这话,她知道自己女儿对那江修远十分着迷,她自是不信女儿突然间改变了心意。

唐静姝看到母亲的神色,知道她没有相信,有心想再说几句,可想到此时的自己因为江修远而救江母,差点连命都没了,说再多恐怕也是枉然,因此她也不再多说,只想着以后用行动证明自己。

“峰峰,我们先出去,让你姐姐好好休息。”

看到女儿依然苍白的面容,董翠娥拉着唐峰准备出去。

唐静姝忙说道:“妈,我已经好了,你们不用出去,多和我说说话吧。”这样的场景是她以前做梦都想拥有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她自然想要多多温存。

董翠娥揉了揉静姝的头发,道:“还说已经好了,你头上的伤才堪堪稳住,身子还虚弱着呢,好好养着,妈妈去给你煮粥喝。”

“姐姐,你好好躺着休息会儿,你看你现在脸还这么白,一看就知道还没有好。”唐峰在一旁帮腔着说道。

看到眼前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唐静姝慢慢的红了眼眶,最后点了点头道:“嗯,我好好养着。”说着她又使劲的掐了掐自己,等尝到那钻心的疼痛时,静姝才稍稍平静下来。

还是这么疼,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她真的回来了,她真的回到了她十六岁的时候。

既然她回来了,那以后就有许多许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因此她也不急于这一时,不过她还没见到父亲,不由问了一句,“妈,爸呢?”

“你爸去镇上做工了,晚上才能回来,原本这两天他不打算去的,但那户人家的儿子等着要结婚,所以你爸得赶早将新婚家具做出来,这才没办法去了,不然早就留在家里等你醒过来。”

静姝摇了摇头道:“我真的没事,爸爸干活要紧。”

“好了,你这孩子赶紧休息吧。”

静姝笑着点了点头。

等到董翠娥和唐峰都出去之后,静姝的脑海中走马观花的闪现了前世的事情。

前世就是这个时候,她不要命的救了杜秋菊。

就因为杜秋菊是江修远的母亲,所以她不管不顾,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只因为她喜欢江修远喜欢到了疯狂的地步。

而前世她凭借着对杜秋菊的救命之恩,以此要求让江修远娶了自己。

那时候的父母都很反对自己嫁到江家,但她就是不听,等到年龄到了,就不管不顾的嫁到江家去,只因为她第一眼看到江修远的时候,整颗心就沦陷了。

江家虽然没说什么,但自己以救命之恩要求嫁入江家的行径,到底还是让人给看轻了,即使她最后嫁入了江家,但江修远对自己没有一天好脸色,就连原本对自己还算和蔼的江父江母,从那以后对自己也是不闻不问十分冷淡。

而她嫁入江家,就是她坎坷悲惨一生的开始。

江修远对她冷脸相对,江父江母更是对自己眼不见为净,而自己却满腔热心的在江家做牛做马,从早忙到晚。

可就算自己再如何尽心,却依然捂不热江家人的心。

想到这里,静姝眸光冰冷,神色一片绝然。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守护自己的亲人。

这一世,她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

坚定了自己的决心,静姝慢慢的躺下闭眼休息,直到此时她才发觉头部一阵阵作痛,身上也有些酸疼,如果能回到她还没救人之前就更好了,这一次要是看到杜秋菊滑倒,她绝对不会救人。

不过能回到八十年代已是万幸,她可不能要求过多。

渐渐的,静姝陷入沉睡,她的嘴角还挂着满足的微笑。

等到静姝再次醒来,已是晚上。

“静姝,你醒啦,快起来喝点粥,你昏迷了两天,几乎滴水未进,赶紧喝点暖暖肚子。”董翠娥端了一碗粥进来,坐到床边准备喂静姝喝粥。

这时候唐卫军走了进来,看到静姝醒来也十分高兴,“静姝啊,你总算是醒了,醒了就好,爸爸明天做工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看到父亲,静姝再次红了眼眶,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嗯,我想吃镇上供销社卖的那种小麻花。”

唐卫军忙点了点头,道:“好,爸爸明天就给你买来。”

唐峰在一旁也要求道:“爸爸,我要吃糖葫芦,你明天也给我买糖葫芦吃。”

“好好好,也给你买。”唐卫军笑着揉了揉儿子的短发,眼中满是笑意。

等静姝喝完粥之后,几人各自回了房。

董翠娥躺床上之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唐卫军不由说道:“怎么还不睡。”

“哎……我哪里睡得着啊,只要一想到静姝为了救人连命都不要了,我就睡不着,你说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那个江修远真的有那么好吗。”董翠娥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听到这话,唐卫军也跟着叹了口气,“江修远的确是好,可我觉得静姝完全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我们都看的明白,那个江修远对我们静姝压根就没意思,可静姝却看不明白,一心一意的喜欢着对方。”

董翠娥已经和女儿说过好几次了,可每一次静姝都听不进去,一如既往的往江家跑,不是去帮忙种菜就是去帮忙喂鸡,她都觉得杜秋菊才是静姝的母亲,她董翠娥都要靠边站了,有时候想想还真不是滋味。

唐卫军想了想,道:“明天我再和静姝好好说一说,江家原本就不是我们青山村的人,他们一家虽然现在生活在农村,可看他们家人的做派,我估摸着他们迟早有一天会离开,所以就算江修远对静姝有意思,我也觉得他并不适合我们静姝。”

董翠娥赞同的点了点头,最后犹豫道:“如今静姝身子还虚弱,要不过几天再和她说?”

第3章 冷淡

唐卫军听到这话,也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还是等静姝身子大好之后再与她说,好了,我们赶紧睡吧。”

董翠娥也不再翻来覆去,终是渐渐入睡。

一夜无话。

等到第二天,静姝一大早就醒了,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房间,看着墙上的挂历,她无声的笑了起来。

真的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平静下来之后,静姝慢慢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白皙细腻的小手,忍不住有些感慨。

以前在家的时候爸妈都疼她,几乎不用干活,所以她的手比村里一些女孩子的手漂亮多了,可惜嫁到江家之后,她永远是做的最多的那一个,原本好看的手都变的粗糙不已,指节都粗大了许多。

真好,如今她还来得及。

而这时候静姝徒然发现手腕上有一串黑色的木珠串。

这……

这不是她当初可怜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乞丐,给了他两个包子后,他送给她的吗,可这明明是上一世在她四十岁时发生的事情,这个手串怎么会出现在如今的她身上。

静姝有些不信邪的拿下那串木珠串,仔细查看起来,她记得那个老乞丐给的手串,其中一颗木珠上有一个繁复的花纹。

没一会儿,静姝就看到了那颗有繁复花纹的木珠。

这……真的是前世那个老乞丐给的手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静姝又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个花纹上面似乎有些血迹。

“这难道是那时候沾上的吗……”静姝自言自语道,忍不住想起前世自己弥留之际,使劲咳血的情景,这血迹应该就是那时候沾上的。

这么一想,静姝看眼前手串的眼神就变了。

原本她觉得是自己运气好,所以才能回到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可如今她却隐约觉得自己能回来,说不定是这木珠手串的关系。

然而她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却压根没发现这手串有什么神奇之处,她甚至还异想天开的割破手指滴了滴血到那手串之上,结果那手串还是毫无反应。

静姝见状也不再研究那手串,不过她总觉得这木珠手串有些不一般,不然的话,也不会从上一世被带到了这一世,因此她还是将那手串戴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做完这些,董翠娥端着早饭走了进来。

“静姝,你醒啦,快起来喝粥,我还煎了你最喜欢的荷包蛋。”说着就将粥和鸡蛋放到床头柜上,准备喂女儿喝粥。

“妈,我自己来吧。”静姝想要接过碗筷自己吃。

然而董翠娥心疼女儿这一次受了重伤,都不让静姝自己动手,而是牢牢的拿着碗筷开始喂静姝。

静姝有心想自己吃,可又拗不过母亲,最后只能就着勺子开始慢慢喝粥。

“这就对了,多喝点。”董翠娥笑眯眯的喂了静姝一大碗,还想继续去盛一碗继续喂。

静姝连忙摆手,道:“妈,我已经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

这时候杜秋菊带着江修远前来唐家道谢,两人进门就看到董翠娥手上的饭碗。

“哟,看来我们来早了,你们这是才吃早饭啊。”杜秋菊笑着说了一句。

董翠娥放下手中的碗,道:“没有,我们已经吃完了。”

杜秋菊看到空了的粥碗,不由笑了笑,随后说道:“静姝啊,这一次真的是谢谢你,接下来你好好养伤,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就和我说,我让你江叔叔给你从镇上带。”

静姝不置可否,神色十分冷淡。

虽然昨天静姝对待她的态度就有些冷,但以前静姝可不是这般对待她的,因此杜秋菊还是觉得有些不习惯。

不过想到这一次对方舍了命的救自己,她也就释怀了,随后拉了一把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儿子说道:“静姝啊,修远今天和我一起过来,也想和你说声谢谢。”

关于唐静姝对自家儿子的那点心思,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虽然唐静姝是不错,可到底是村里的姑娘,而且这一次中考也没考好,以后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发展。

可他们家修远不一样,再有一年修远就要参加高考了,而且他的成绩十分优秀,以后必定能上一所好的大学,将来的发展肯定会顺风顺水,唐静姝一个农村小姑娘实在是有些配不上修远。

但这一次唐静姝救了自己,她这才让儿子也过来一趟。

江修远对于静姝救了自己的母亲还是感激的,只不过之前静姝一直围着他转,让他觉得有些烦,所以对她的印象一般,并没有多少好感,因此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静姝,这一次谢谢你救了我妈妈。”

“不用谢,我只是见义勇为罢了,今天如果是别人我也一样会救。”

看到江修远,静姝的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只要想到前世在江家的那些事,以及后来她因为江修远而遭受的那些事,她就恨不得撕了眼前的人。

看到静姝冰冷的眸光,江修远愣了愣。

眼前的女孩子对自己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甚至可以说是特意讨好,可现在居然对自己这么一个态度,这样的反差让江修远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气氛就此冷了下来,就连董翠娥也有些怔愣。

她也没料到自己女儿对江修远会是这么一个态度,但这却是她希望看到的,因此她忙在一旁笑着说道:“秋菊啊,我们家静姝一直是个善良的孩子,这一次看到你有难,所以就出手相助了,你已经谢过了,也不要再说谢谢的话。”

杜秋菊回过神来,神色稍稍有些不好看。

他们这么诚心诚意的来道谢,可看唐静姝的神情,却根本不领情。

“翠娥啊,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静姝,这些鸡蛋好好给静姝补补身子,我看静姝脸色还有些苍白,就不打扰她休息了。”

董翠娥笑呵呵的接过了半篮子鸡蛋,送了江家母子俩出去。

等她重新回来的时候,眼中也有些疑惑。

自家女儿对江修远有多着迷她是知道的,如今突然改变了态度,她也觉得有些奇怪。

“静姝啊,你……不喜欢江修远了吗?”

第4章 一句话打发

静姝看向董翠娥,定定的说道:“妈,我之前就是一时有些迷恋罢了,毕竟江修远和村里的其他男孩子不一样,可现在我想通了,就算他模样好,成绩好,他对我那般不冷不淡,我又何必上赶着凑到人家跟前。”

“我这次拼了命的救了秋菊婶婶,可今天他依然还是这么一副冷淡的态度,这说明他对我压根就是不屑一顾,我难道还要继续这么作践自己吗。”

“明明爸妈那么疼我,平时都舍不得让我干活,可我却自甘作践的去别人家帮忙,我以前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既轻待了自己,也枉费了爸妈对我的好,就算要干活,我也应该帮着家里干。”

听到静姝说了这么多,董翠娥只觉得满身心的欣慰。

“静姝,你能想明白就好,以前我说什么你都不听,如今你总算是想明白了。”虽然还没有完全相信女儿放下了,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唐静姝觉得前世的自己真是蠢。

不关心对自己好的家人,反而对那些冷心冷情的人掏心掏肺,在别人面前十分柔顺,可在爸妈面前还会使点小性子。

这一世她只会对关心自己的家人好,那些想要欺负她的人,她绝不会姑息。

“老二家的,静姝呢?”

这时候门外传来声音,董翠娥忙出去看了看。

“大嫂,静姝在里面。”

来人正是唐卫国的妻子于秀丽。

静姝见到于秀丽的时候,淡淡的喊了一声伯嬷。

于秀丽见状冷哼一声,道:“哟,我们家的静姝原来这么见义勇为啊,为了救人差点儿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说着哼笑一声,继续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有多无私奉献呢,可村里的人也都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她为了一个男人才会这么拼命,年纪轻轻的,结果专想些男女情爱的东西,春天都已经过去了,还思春呢。”

听到这话,董翠娥脸色十分不好看,“大嫂,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难道我说错了吗。”

于秀丽满脸的不以为然,随后轻蔑的看向静姝,眼中满是鄙夷。

静姝看向眼前的伯嬷,眸光十分冷淡。

看来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大伯一家对他们家从来就没有好脸色。

前世家人相继出事后,她走投无路之下来到大伯家想要寻求一些帮助,然而这些所谓的亲人直接将她赶了出去。

想到以前的那些事,静姝更加没有心情看这伯嬷的脸色。

此时她也想起了一些事,想必能很好的让眼前的于秀丽焦头烂额。

“伯嬷,我落水之前可是看到堂姐和一个男人在小树林那边说悄悄话呢,真要说想男女情事的人,那也应该是堂姐而不是我,更何况我也只是见义勇为罢了,那时候就算是其他人要落水,我也一样会救,根本就不是因为江修远的关系,我对他可没有半分不该有的心思,你可别乱说。”

于秀丽眼一瞪眉一挑,道:“我告诉你静姝,你可别乱泼脏水。”

但随后她就想到自己女儿之前说的话,瞬间觉得有些头疼,难道那个丫头到现在都还没打消那个念头吗。

不过很快于秀丽又反应过来,目露不满的说道:“静姝,玉兰是你堂姐,你怎么能随便胡说污蔑她呢。”

“伯嬷,这怎么是污蔑呢,我是真的看到了,不信你去问问玉兰姐。”静姝慢悠悠的说道,随后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道:“那天秋菊婶婶也在一块儿,你要是不信也可以去问问她,说不定她也看到了。”

于秀丽听到这话,不由信了几分。

想到还有人看到自己女儿与男人勾勾缠缠的事情,她也坐不住了,忙起身往自家走去。

唐卫军和唐卫国两兄弟的房子原本就在一个院子里,唐家祖孙三代一家人都住在一起,因此于秀丽走几步就到了家,她一到家就直奔自己女儿的房间,看到唐玉兰正在梳头,上前一把夺了梳子。

“玉兰,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还和塔陵村的李强有来往。”

唐玉兰听到这话眼神有些闪躲,支支吾吾的说道:“妈,怎么会呢,我之前都和你说了,我和阿强早已经没有关系了。”

看到女儿这个反应,于秀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这个死丫头,当初和我说的好好的,结果你这一转身又和他搅和到了一起,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妈,我真的已经跟阿强没关系了。”

于秀丽用手指头使劲点了点自己女儿的额头,道:“你是我生的,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到现在你还想骗我。”

唐玉兰见糊弄不过去,也不再多做解释,梗着脖子说道:“妈,我和阿强互相喜欢,你怎么就不同意了。”

“你这个猪脑袋,那个阿强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你真要嫁过去那就是去吃苦的,那个什么阿强哪有我给你介绍的大壮好。”

“妈,那个大壮有什么好,长得又黑又丑。”唐玉兰满脸的嫌弃。

于秀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要什么好看不好看,大壮家里有三间大瓦房,还养了好几头猪,鸡鸭更是有一大群,他老爹老娘都还年轻力壮,养猪养鸡都不在话下,家里的成份比一般人家好多了,你嫁过去之后就是享福的,生活也宽裕。”

唐玉兰不满的说道:“阿强家也没有多差啊,更何况他比起那个王大壮好多了。”

“你这个猪脑子,大壮的泥匠手艺别人都夸赞,每日都有做不完的活,赚的钱更是不少,那个阿强有什么,守着家里那几亩地能干什么,卖菜卖的再多哪有做泥匠赚的多。”

于秀兰对自己女儿简直无话可说。

要知道现在家家户户都种菜,镇上的人虽然没地种,可谁家没有几个农村的亲戚,所以买菜的人也不是很多。

直到此时,唐玉兰才意识到问题:“妈,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自认和阿强的来往十分隐秘,怎么会露出破绽呢。

“哼,你和阿强幽会的时候被静姝那丫头看到了,说不定杜秋菊也看到了。”

唐玉兰的脸色有些难看,“原来是静姝那个死丫头,哼,她自己都一团糟呢,还来管我了。”

第5章 过目不忘

这厢董翠娥看向静姝问道:“玉兰真的和男人拉拉扯扯了?可是大嫂不是已经和大壮他娘在定日子了吗?”

是啊,于秀丽的确已经和王家在协商了,前世的时候唐玉兰和王大壮订婚了,可唐玉兰却和塔陵村的李强纠缠不清,最后更是被人发现了奸情。

王家知道这个情况后,直接闹了起来,大壮的娘崔红珠更是和于秀丽狠狠的打了一架。

唐玉兰的名声也因为那件事而毁了,最后她直接和那个李强私奔去了外省,直到许多年后才一个人回来,听说那个李强又和其他女人好上了,唐玉兰一身落魄走投无路之下回来了。

而那时候她也已经被江家扫地出门。

呵呵……说起来她和唐玉兰还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妈,我的确是看到了。”静姝点点头肯定的说道。

其实前世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只不过那时候的她一门心思在江修远身上,这件事她也没放在心上,所以也没说出来。

董翠娥听到这话,忍不住摇头说道:“这玉兰怎么回事,都快定亲的人了,怎么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不行,我得和大嫂好好去说一说。”

“妈,我刚刚不是已经和伯嬷说了嘛,相信她会和堂姐说清楚的。”

对于大伯一家,静姝是压根喜欢不起来,不过唐玉兰那人本质还不坏,前世今生和她也没有太大的冲突,所以她才会提了这么一句,希望于秀丽能做好唐玉兰的思想工作,让她不再被骗吧。

董翠娥闻言,也不再多说,只是揉了揉静姝的头发,道:“静姝啊,你好好休息休息,妈妈先去洗衣服了。”

这时候唐峰走了进来,手中拿着课本。

“姐姐,这个字我不认识,你帮我看看。”

唐峰上完一年级,下半年就要上二年级了,他事先借了二年级的课本,开始预习起来。

董翠娥嗔怪的看着儿子说道:“峰峰,你姐姐还没好,不要打扰她,你自己先自学一番。”

唐静姝笑着说道:“妈,其实我感觉好多了。”其实她是真的觉得好多了,原本隐隐作痛的头已经不痛了,甚至还觉得脑海一片清明,就连头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感觉快要好了。

明明昨天刚醒来时还觉得有些头晕身子虚,可睡了一觉后居然好了这么多,好到她都有些疑惑了,不过想了许久没想明白,也不再多想。

接过课本,静姝就直接看了起来。

“这个字念‘勤',勤劳的勤。”

唐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姐姐,我知道了。”

看到姐弟俩笑着讨论学习,女儿的伤也好了许多,董翠娥就不再多说,只说道:“峰峰,你姐姐还有些虚,你问完问题后就不要打扰她了。”

等董翠娥走后,唐峰又问了几个生字,之后就不多问了,准备让姐姐多休息。

“峰峰,我真觉得好多了,我再给你解释解释这篇课文吧。”静姝说着直接看了起来。

唐峰见姐姐脸颊红润,似乎真的已经好多了,也就没再推辞。

静姝看了一遍后,正打算翻到第一段从头讲起,突然发现这篇课文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中,她不看课本就能将整篇课文背下来。

虽然这课文她以前也学过,可也没背诵过,没想到今天看了一遍就会了。

一开始静姝也没多想,只以为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本简单,所以看一下就全记住了,可等她给唐峰讲完第一课,粗粗翻了整本书,将整本书的内容都背诵出来后,静姝就觉察出了不对劲。

一篇课文是简短,可整本书的课文加起来字数就多了,可她愣是全都记住了,这简直就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

以前的她可没有这么好的记忆力,虽然她很爱学习,可记性却不太好,每次花比别人多的时间背诵做作业,可第二次碰到的时候还是会忘记,因此她的成绩一直不是很好,一直处于班级中下游,所以她都没考上高中。

可今天的她却直接过目不忘了,怎么想怎么奇怪。

“姐姐,怎么了?你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发呆。”

唐静姝这才回过神来,笑着对唐峰说道:“峰峰,今天我们就学到这儿吧,明天我们再看第二课。”

唐峰点了点头,道:“好的姐姐,那你再躺会儿休息休息,我去练字了。”

看到弟弟这么勤恳,静姝感到很欣慰,笑着点了点头。

等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后,静姝又找出了自己初三的语文课本,粗粗翻了几篇课文后,她发现自己可以一字不落的将所有课文都背诵出来。

“居然是真的,我竟然可以过目不忘了。”静姝喃喃自语,脸上的神情一阵恍惚。

将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遍,静姝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怎么突然就变聪明了。

然而左思右想,静姝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等她不再多想准备再看会儿书时,她才发现手腕上的不对劲。

原本戴在手腕上的那串木珠串不见了。

静姝满脸的惊讶,她明明记得昨晚睡觉前那手串还在的,可现在却不见了踪迹,她不曾摘下,也不曾有人动了手脚,这……这还真是见了鬼了。

就在静姝无比纳闷时,她眼尖的发现手腕内侧多了一个小小的图案,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静姝看了许久,终于发现这个图案就是那串木珠串上的那个繁复图案。

难道……那串木珠串并没有不见,而是……隐藏起来了?

可自己手腕根本没有任何不适。

突然间静姝就想到了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以及好的那么快的伤势,而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这串诡异消失的木珠串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静姝已经下了床。

“静姝,你这孩子怎么下床了,妈会把饭端进你房间的。”

静姝笑着摇了摇头,道:“妈,我真的已经好多了,我想和你们一起吃饭。”

看到女儿俏粉的脸庞,唐父和唐母总算是同意了。

吃饭期间,静姝也说出了自己想了一下午的打算。

“爸妈,我想复读一年,继续参加中考。”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