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九辫超话 新浪社区(九辫微博超话社区)

撰文丨大 福

编辑丨奈 酱

文娱价值官解读:

最近频上热搜的德云社,和它的团粉德云女孩们,以现象级的存在感引发了两极争论:在被饭圈文化凶猛入侵后,看似空前繁荣的相声行当究竟是被拯救了,还是正在被毁灭?

郭德纲说,德云社就是汪洋大海里的一艘船,哪一天,这船翻了,相声也就完了。

传统文化的消亡不是危言耸听,听京剧的小辈儿越来越少;没有实用价值的非遗手艺人,大概也就只能存于这一两代了…… 如何让振兴的口号变成实际行动?德云社正在践行着一条没有人走过的先驱之路,迎接他们的是死胡同还是桃花源?时间自会给出答案。

台下比台上戏足,德云女孩都是戏精

  • 德内80后top到底是谁?
  • 求科普当年曹金退社内幕?
  • 所以岳岳还要奶jr奶到什么时候?
  • 张云雷又又又又被卓伟拍了...
  • 清流,聊聊各家的美手吧
  • 2019三月德家销量楼
  • 张九龄为什么资源那么少?
  • 麒麟少爷终于要上剧了!
  • 于大爷和老郭双top有疑问吗?
  • 张云雷、王九龙、秦霄贤,谁是德社的门面担当?

不混饭圈的,看以上标题可能要费点劲了。

是的,作为“亚洲第一男子天团”的德云社,当下已被饭圈攻陷。唯饭、团饭、cp饭;超话做数据,应援来攀比,私生饭接送机,流量明星的标配在这里应有尽有,官方周边也指日可待。

老观众甚至会发现,去小剧场看演出的男性观众比例越来越少,因为抢票已经抢不过德云女孩了。

这不,刚办完专场的王九龙、张九龄又上热搜了。

十几年前,德云社的粉丝还叫“钢丝”,大多是在茶馆听相声的大老爷们,现在,年轻一代的“德云女孩”出现了,起初,它还只是张云雷粉丝的一个代称,但随着社内其他年轻演员崭露头角,开始聚合专属的粉丝群,“德云女孩”的范围也在逐渐扩大。

年轻人的特性是,表现欲强,爱刷存在感,于是彪悍的“德云女孩”也通过一系列的表现,将自己的名号刷出了圈,成为与“亚洲最大男子天团DYS”最相匹配的“亚洲最大女子天团DYNH”。

标志性事件大概就是张云雷的这个“相声界最强应援”视频。

郭德纲:我死都没想到你们听相声还带了荧光棒

据说是因为张云雷在一次采访中说到,他在南京住院的时候,心灰意冷,不经意打开视频看了SHE的演唱会,背景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心中的雾霾顿时一扫而空。于是,德云女孩们决定在他的相声专场也给他一片绿海,于是就有以下的画面。

同龄女孩手机里常听的歌都是些流行歌曲,

但德云女孩的歌单都是太平歌词,京剧,评剧,河北梆子等等许多种类的戏曲,比如《锁麟囊》《照花台》《送情郎》《大西厢》《花为媒》等等。

即使这些曲儿词难背,调难记,只要角儿们在台上开个头,德云女孩们就能大合唱。相声必备的贯口她们也是信手拈来,就连快板御子也可以打起来。

不仅如此,作为相声的爱好者,德云女孩的应变能力也是不一般,接梗神速,而且有的接的还特别妙。

最经典的就属岳越的皮带梗,九辫的修话筒梗,怪不得大家都说德云社的粉丝是花钱来说相声的吧,给她们一个搭档,就直接可以上台了。

都说现在粉德云社太不容易了,相声演员四门功课说学逗唱,粉丝也得学习,而且时不时还得接受考试,认证能力。德云女孩永不认输,官方都认证了!

从这个层面来讲,德云女孩的出现之于相声是好事,放大了这一圈层的声量,在短期内让相声演员的商业价值迅速增值,也推动了相声和德云社粉丝的年轻化。

但任何事都有双面性,饭圈的不可控性和侵略性也体现出来,有不守规矩的粉丝,喜欢在台下刨活,还有些“德云女孩”喜欢口误、卖萌、卖“腐”,捧逗二人稍有身体接触台下就尖叫。相声演员如果为取悦观众而故意用这些相声基本功以外的手段,必然会使相声变味,整个行业也误入歧途。

相声振兴的前提是:先活下去

从看相声仅限春晚,到掐着点抢相声演出票;从只认识郭德纲、于谦,到德云社弟子个个都能叫上名。必须承认,当下相声市场的空前繁荣,最大的功勋之臣只能是郭德纲。所以,针对德云女孩究竟是在拯救还是在毁灭相声的议题,他是最有发言权的。

事实上,郭德纲认为,在他16岁的时候就已经觉得相声亡了,因为没有市场,五毛钱都没有人愿意去听相声。在他看来,这个行业振兴的前提是:你得先活下去。

“相声怎么才算好?它一定是卖钱的。所以我必须得做到,台上做艺术家,台下做企业家。

因为说到根上,任何艺术形式都是手艺,你得把它卖出去,你卖出去以后怎么包装得辉煌,那都是之后的事

,但关上门,你自己得清楚,你就是一个手艺人,你要把它当生意做才能成功。”

年轻时的郭德纲为了生存,曾参演过被关橱窗48小时供人观看的真人秀

如果不是之前参加综艺节目,当主持,拍戏,给人当编导那些钱垫底儿,德云社也走不到今天。

所以对于相声跑偏,演员不务正业的指控或担忧,郭德纲都认为没有必要,因为他就是利用娱乐圈的其他艺术形式,把相声救活到今天。

无论是话剧,舞台剧甚至塞纳河小剧场,有哪个现场是完全开放让观众免费录像的?但德云社完全不收版权费,观众在网上免费看了多少相声视频?从最开始在小剧场说相声,郭德纲就特别支持甚至是鼓励观众录频传到网上去,

他的理论是“这个行业都要完了,有这么个途径让大伙都听见,岂不是好事。”

现在仍然有很多相声小剧场明文规定,不许录频不许上传,因为传到网上以后,第二天就没有节目了。但郭德纲是有自信的,哪怕是同样的报菜名,他可以小剧场里说一个月不带重样的。“相声就是在合适的场合,用合适的技巧,说合适的相声给合适的观众听,才有产生合适的效果。”

要说到创新,整个行当到今天最卖钱的节目仍然是清朝那些。“这个行业有一定之规,哪怕你拿了诺贝尔奖,你写几十个卖座电影剧本,都不一定能写出逗观众乐的经典。“

相声是活的,是与时俱进的,成不成关键还是在人。

进军娱乐产业,收割粉丝经济

相声是传统艺术,但又绝不能以传统的方式来运营。如果只单纯靠说相声来卖钱,德云社其实依旧生存维艰。

负责德云社商演、原创剧巡演等相关业务的环宇兄弟2018年度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与德云社项目相关收入达936.33万元,占到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7成。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四百余人中型企业的半年收入,这个数字甚至都不抵一个二线演员一部戏的片酬。

但捧红一个演员就不一样了,以岳云鹏的影视综艺邀约,商演价码来看,他个人为德云社创造的利润,不会比整社全年演出的收入低。

有媒体曾经将德云社类为中国的杰尼斯,因为都是有大量作品,也都有自己线下渠道的创作型组织。但有60年历史的杰尼斯,在日本演艺圈的影响力渐弱,艺人的出走频次增多,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传统体系与时代的不兼容。而从组织和社会性角度看,郭德纲打造德云年轻一代的方式,似乎更可以类比韩国的SM、JYP的运营:找几个好苗子,学徒权当练习生,开始上台后,小园子锻炼看成长看反响,好了就开专场形如演唱会,上综艺演自制剧,两年能出一对。

虽然有人认为这样的模式是急功近利,但只有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多了,大浪淘沙,淘出下一个郭德纲的机率也才会更大一些,不是吗?

结语:

确实如网友所言:“相声需要把歌唱到电影的岳云鹏,也需要把荧光棒带到茶馆的张云雷”。

粉丝文化在扰乱传统曲艺“纯洁性”的同时,也会带来新的生命力和发展的动力,很多年轻的粉丝就是通过相声,开始了解中国的传统曲艺,麒麟剧社2019年开箱演出门票就瞬间售罄。

没必要杞人忧天“德云女孩”是否让相声变味,只要演员与观众一起成长,相声就有明天。

【原创声明】

1.本文为文娱价值官原创作品,欢迎转载。

2.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转载要求。

3.

商业合作加微信:shenduo5546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