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广州的演艺公司有哪些(广州的货代公司有哪些)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梁施婷

这个冬天,广州似乎不太冷。

至少乐迷都会这样认为。11月的第三个周末,在广州的大大小小音乐演出至少有13场,从后朋、说唱再到雷鬼。演出的选择太多,令Lia这些广州乐迷的幸福来得措不及防。

周末,Lia一个人从白云赶到荔湾,就为了钟意的乐队的新专辑巡演。而她的朋友则在海珠的另一个livehouse狂欢。

广州气候适合户外演出 图源:视觉中国

不同的风格,同样的快乐。

这样的快乐,将持续到年底——接下来的一个月,广州还有3场大型音乐节。有活动主办方发微博宣布活动详情时称,“12月,我们要让广寒宫温暖起来”。

广州,过去因为音乐演出较少,被乐迷称为“广寒宫”。但这个冬天,“广寒宫”正在回暖。

时代周报记者在12月1日统计两个票务网站的售票情况发现,截至12月31日,广州的音乐节、演唱会以及livehouse演出多达121场,仅次于有大量音乐会演出的上海。作为后起之秀的成都和杭州分别有62和56场。

乐迷直呼,“这座‘广寒宫’变成了‘广沸宫’,赶场子都赶不过来了“。

乐迷憋得慌

Lia抢到了广州草莓音乐节的门票。

“我就是冲着陈粒去的。”Lia直接下手了价格最贵的门票。票到手了,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当日,“广州草莓音乐节”因门票一秒被抢空而直接冲上热搜,“抢票抢了个寂寞”的乐迷们涌到微博哭嚎,微博话题阅读量9691万,讨论次数超过5.7万。

Lia确实很幸运,没抢到票的乐迷也不算倒霉——没抢到票的乐迷越来越多。随后发售的国潮音乐节、跳飞船音乐节以及多个热门乐队的livehouse演出,都出现开票即售罄的情况。

乐迷用“密不透风”来形容广州演出的时间表,这也不为过。不少演出还出现撞期情况,让乐迷陷入纠结,“能不能有3个我啊”。

“广寒宫”是不寒了,但乐迷看着日渐飙升的票价,心都寒了。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一张原价280元的livehouse门票已经溢价到480元,原价380元的草莓音乐节单日票也溢价到近700元。

乐队落日飞车在广州、深圳的6场演出门票秒空后,随即宣布加场。8场高密度的演出,让乐迷不禁调侃其为“落日运钞车”。

音乐节受年轻人追捧 图源:视觉中国

“如果乐队真的要挣钱,就不会去这种小体量的演出,连着演这么多天我都累,不要说他们了,开一场演唱会不比这更香吗?”参与主办落日飞车演出、太空间主理人佳慧认为,受疫情影响,大型演唱受限,整体演出市场存在空缺,音乐节数量也减少。在文化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观众对演出需求十分强烈。

为此,演出门票秒空,佳慧认为是意料之中。

“现在全国能巡演的城市不多。”她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11月和12月,太空间的演出约有20场,有一部分的演出甚至是提前一年就策划好的。

在她看来,广州的这般热闹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一方面是天气原因。全国大多数城市转冷,不太适合举办户外演出活动。另一方面是疫情影响。“北方城市有病例,所以没有办法演出。中部城市如成都、等,疫情防控相对比较严,能演出的就只有广州、深圳、厦门和广西。”佳慧说,此前广州出现本土疫情,很多演出延期至年底,以至于档期看上去很满。

自带音乐基因

乐迷对“广寒宫”的调侃, 主要在于广州的音乐节数量少。以2018年为例,上海全年有19个音乐节,其次是成都的12个,而广州只有6个音乐节。数量来看,广州在全国城市中排在第8位。

在从业者看来,广州缺少举办大型音乐节的场地——场地必须宽阔、能容纳上万人,还需考虑安全问题,各方面配套服务得跟得上,交通还得方便。这样的场地在广州少之又少。

草莓音乐节在2015年首次落地广州,此前就曾因为场地的问题经历了一波三折。据《信息时报》报道,主办方曾经在市中心物色场地,海心沙虽然交通便利,但不是专业的音乐演出场地,平台中空位置也承受不了太多人。另外,市中心的体育场宽阔,但除了租金的考虑之外,还要考虑扰民的问题。

音乐节对城市的作用,自然是人气。

以今年7月辽宁阜新举办的草莓音乐节为例,活动场地就在当地废弃的矿坑里,活动为这座资源枯竭城市吸引了3.2万人次,带来门票收入达1100万元。

小城市有引流动力,但对于广州而言,本身经济发达,也就缺少这样的动力。

喜窝酒吧老板小刀曾经提出,全国最早的大型户外音乐节是在广州兴起的。10年前的时代摇滚音乐节已经有两万人入场,彼时迷笛音乐节还尚未走出校园。但遗憾的是,当年在广州开创的摇滚音乐节没有得以延续。

广州乐迷对不同音乐形式的接受度比较高 图源:视觉中国

若从整体的演出市场来说,很多从业者都不赞同广州是“广寒宫”的说法。在行业里面,广州一直是全国演出市场最大的“票仓“之一。

MAO Livehouse巡演中心副总经理刘磊认为,一线城市人口多,年轻人的高素质精神文化需求也会比其他城市要多。而且广州的乐迷对不同音乐形式的接受度比其他城市要好。“广州有很多外地人在求学工作。广东地区是演出非常重要的地区,基本上乐队的巡演计划都会考虑进来,对乐队的票房收入也有保障。”

事实上,广州本身就带着音乐基因。早在20世纪80年代,广州已经是全国流行音乐的重要阵地。太平洋影音公司首开“盒带明星”先河,毛宁、杨钰莹、陈明等当代流行乐坛第一代明星,都是从广东走出的歌手。

作为改革前沿的广州,凭借着邻近港澳台的优势,也在内地率先开创演唱会文化。香港歌手罗文成为第一个在内地开唱的艺人,1985年举行了7场个人演唱会,盛况空前。

到了20世纪90年代,地下音乐在北京崭露头角,北京人口中的“趴儿”成了国内最早的livehouse形态。千里之外的广州,也逐渐出现livehouse的雏形。只不过,当时的livehouse更像是音乐人的私下聚会。

直到191Space出现,其摆脱以往音乐酒吧的形式,没有精致的装修,也没有昂贵的酒水,纯粹的环境吸引了年轻的民谣和摇滚乐队入场。纵使当时有乐迷吐槽191Space经常停电,调音也一般,但毫不妨碍其成为广州摇滚音乐的演出胜地。

摇滚音乐在广州也备受欢迎 图源:视觉中国

近年综艺节目推波助澜,把livehouse从地下带到地上,广州也由此催生了中央车站、TU凸空间等多个livehouse。只不过,在数量上与北京、上海,甚于与成都相比,广州依然有所欠缺。

老城,“核都”

如今,这座城市有了新的音乐标签——“核都”。

这指的是核类音乐以及更广范围的重型音乐,厚重粗糙的嘶吼糅合急速、节奏强烈的旋律,犹如千军万马直冲入脑袋。

这与南方人一贯的柔情似水产生极大的反差。

广州的天气适合户外演出 图源:视觉中国

越来越来年轻人将核类音乐带进广州的校园乐队。作为核类音乐乐队成员,东东觉得人在“核都”,从学生时期开始。广州乐手或多或少都有受到核类音乐的影响。有人甚至形容,广州十支乐队有九支在玩“核”,还有一支在去买效果器的路上。

东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信息没有高速流通的时候,广州有地理优势,使音乐人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国外音乐资讯。但受限于广东地区独立音乐的受众基础小,再加上早期的粤语区文化壁垒情况,大部分广州乐队比较少往职业乐队的方向去发展。

近年,广州室内演出的市场变大,再加上流媒体影响,越来越多人有到livehouse看演出的习惯,乐队也有了更多崭露头角的机会,越来越多优秀乐队开始走出去。到现在,广州还出现粤语说唱以及各种方言的音乐类型。除了有传统老牌的五条人,闷饼Moonband、HOO!等年轻乐队逐渐受到关注。

2018年,乐队幽默饼从成都搬到广州。幽默饼主唱小笑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广州音乐类型和成都一样多元。“我们的音乐在成都开始。到广州后,我们更多时候待在家里创作,逐渐也摸索出新的风格。”

新的音乐风格,广州同样照单全收。

11月12日晚,广州,来自广西的马帮乐队的新派方言民谣展现了独特的原生态音乐魅力 图源:视觉中国

不大空间是广州小型livehouse。一个月会有两三场只有十来二十个观众的演出,但依然为这些乐队提供场地。如11月22日的晚上,幽默饼为同厂牌乐队飞行游戏的巡演作开场嘉宾。整晚的演出,场内的观众仅有十多个人。

场地提供方小美介绍,来演出的乐队都是处于起步阶段,或者在市场上还没有取得一定的知名度。“对于这些新乐队和新主办方,他们付不起那些大空间的租金和保底费用,一定要有这种小空间给他们。”

不大空间自身也是受益者。其场地就在荔枝湾湖畔的泮塘,隐匿在一片居民楼与文创空间之中,乐迷在青砖瓦顶的西关大屋中观赏乐队的演出。

“这一片是文化活化项目,商家入驻是要做跟文化相关的项目的,不能是纯商业的东西。”小美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荔湾并不是广州livehouse聚集的中心,但租金相对便宜,交通方便,加上鼓励演出活动,最终促成落地。

当头部的流量担当可以进入到中央车站、MAO Livehouse这些大场地表演时,小型空间则是培育初生乐队的土壤。如果说,有什么让广州的音乐文化不一样的,那就是在广州,总有一群人在做难但必须做的事情。

见证着这些年来,乐队文化从小众走向大众,livehouse从少到多,无论是作为老乐迷还是从业者,小美都乐见这样的变化。“我高中刚接触这些音乐时,乐队真的很小众,身边没有几个人知道。但现在不一样了,乐队的知名度,歌曲的热度真的高了很多。”

11月24日,曾在广州卖打口碟的乐评人邱大立在微博上回忆那段旧时光。

“2001年,我还住在广州白云区的江夏村,现在回忆一下,那时候也是地下音乐最活跃的阶段……那一年年底,沼泽乐队也从开平搬到广州,正式开始了广州创业,他们的第一张专辑也同时发行。广州独立音乐的凝聚力越来越大……20年之后,我已经离开广州很多年,但南方的气息还是常常钻入我的梦中。”

在广州,音乐从未曾离开,每一次鼓槌落在鼓皮,震动传入耳膜,身体和灵魂都在跟着和弦节奏摇摆。在这座老城,音乐正在变成火种,让“广寒宫”变成“广沸宫”。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