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特伦特的最后一案(特伦特的最后一案有声小说)

毛姆曾在《侦探小说的衰亡》一文中对流行侦探小说做过深入探讨,其中的观点和评论十分精彩。

威廉·萨姆塞特·毛姆

  • 论惊险小说:

这类书在当下的流行大概就是因为有一个庞大的成年读者阶层,他们的思维依然停留在青春期。而我对那些一身蛮勇的男主人公和那些历经千难万险,在小说的最后一页和英雄忠诚均属的女主人公向来是嗤之以鼻的。我讨厌前者那紧绷的上嘴唇,而后者的轻佻令我发抖。我时常对这些书的作者感到隐隐好奇。他们究竟是受到了神明启示,还是在某种精神痛苦的鞭笞下写下这些东西的,就像当年福楼拜写下《包法利夫人》一样?我拒绝相信他们是处心积虑地坐在那里,玩世不恭地盘算着怎么写本东西发大财。

《神探夏洛克》剧照

  • 论侦探小说的推理模式:

侦探小说的推理模式很简单:凶案发生,嫌疑产生,发现真凶,绳之以法。这个经典模式包含了一个精彩故事所需要的所有元素——有开头,有发展,有结尾。这个模式最早是由艾伦·坡在《特伦特的最后一案》中创立的,许多年来一直备被后人悉心沿袭。《特伦特的最后一案》长久以来一直被认为是这一模式的完美典范。

《神探夏洛克》剧照

  • 论业余侦探

侦探有三类。一类是警探,一类是“私家密探”,还有一类是业余侦探……业余侦探——凭借着机智也好,凭借着荒唐可笑的言行举止也罢——之所以有必要引得读者捧腹开怀,是因为你会自然而然地同情一个把你逗乐的人物,而这一点对作者至关重要,因为他必须使出浑身解数向你隐瞒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业余侦探是条多管闲事的狗。

《大侦探福尔摩斯》剧照

  • 论“严肃”小说:

可当今的“严肃”小说家们却很少有故事讲,甚至干脆没有;他们已经设法让自己相信,故事在他们的艺术实践中是个可有可无的元素。就这样他们扔掉了人性中最为渴望的东西——听故事的渴望可以说和人类一样古老。因此,如果说是侦探小说家偷走了他们的读者,那严肃小说家们就只能怪自己了。

《大侦探福尔摩斯》剧照

  • 论侦探小说发展趋势

我认为这两位作家获得的巨大成功——不仅仅是为其数以百万计的销售量所鉴证的商业成功,更是文学评论界的成功——却反过来毁了这个流派。几十上百的模仿者蜂拥而起。就像所有的模仿者一样,他们以为单凭靠夸张就能超越原著。小说里的黑化越来越多,多的你要查词汇表才能读得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小说里的罪犯变得更凶残、更暴力、更变态,而女人则越来越性感,越来越饥渴;侦探越来越无所顾忌,酗酒成性;警察越来越腐败无能。事实上这一切都过分得近乎荒唐了。这些模仿者在疯狂追求感官刺激的过程中麻木了读者的神经。他们没有吓着读者,反倒引来了他们嘲弄的笑声。前辈的无数优点中只有一样他们似乎从不模仿:他们从来不写流畅的英语。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