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田晓霞(田晓霞之死)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从登上文坛就一直作为一部励志大作而存在。可以说是茅盾文学奖中影响最大的长篇小说了,拥有广大的读者群。

小说反映了1975---1985年陕北农村的巨大变迁,把陕北放到了处于历史巨变的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之下,集中展现了那个时代社会不同阶层的芸芸众生。

孙少安和孙少平的奋斗史,成为最励志的人物形象。田润叶和田晓霞对孙少安和孙少平的执着相恋更是让无数读者,尤其是普通人得到了心灵的慰藉。

读者的遗憾之一,田润叶没有嫁给孙少安。孙少安娶了贺秀莲,田润叶嫁给了李向前。读者的遗憾之二,孙少平最后没有和田晓霞步入婚姻的殿堂,田晓霞在洪灾报道时,为了救落水的小孩,被滚滚洪水吞噬。

广大读者禁不住扼腕叹息:这样一个好姑娘,为什么要被作者“写死”?为什么没有孙少平和田晓霞的大团圆结局?

其实,想过吗?田晓霞不是这样的结局,又能怎样?

一、 社会阶层的固化

孙少平是什么身份?出身农民,家里穷得常年吃黑豆、高粱。在黄源揽工,背石头,到大牙湾煤矿当下井工人,在井下挖煤。除了牙齿洁白的,身上都乌黑。

田晓霞是什么身份?含着金钥匙出生。父亲是省委副书记。大学毕业,放弃了老师的工作,成了一名光鲜的记者。

上学的时候,孙少平凭借着颜值、书卷气和农村孩子的质朴,这就让看惯了、见多了城里纨绔子弟的田晓霞眼前一亮。

情窦初开的少女自然就不顾两人的差别,大胆地爱上了孙少平。而且爱得死去活来。杜梨树下的约定也让读者期待不已。

田晓霞可以为在黄源打工的孙少平送去崭新的被褥,让孙少平在饱受打工肉体痛苦折磨的时候享受爱情的滋润。

田晓霞可以在孙少平从井下挖煤升井的时候,在孙少平脸上满是粉尘和煤灰的时候送给孙少平灿烂的微笑,亲自到大牙湾煤矿看望心爱的孙少平。让孙少平在众多粗野的矿工中赢得了尊重。

但是,田晓霞不能和孙少平最终走上婚姻的殿堂。因为社会阶层的固化。

社会阶层的固化古已有之。中国历来就讲“门当户对”。宰相找女婿,一定要新科状元。读书人没有考中状元之前,不可能找到宰相的女儿。

王宝钏嫁给薛平贵苦守寒窑十八年,最后迎来的一定是已经富贵的薛平贵,不然这出戏也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让田晓霞嫁给孙少平,到那个光景烂包的家里去当儿媳妇?不可能。

让孙少平入赘到田晓霞家?当田家的上门女婿?这就有损孙少平的光辉形象,因为孙少平是《平凡的世界》中的第一男主人公,形象必须是高大、完美的。

西方文学作品很多时候也要强调“门当户对”。

《简爱》中的简爱那段宣言我们最熟悉不过了“假如上帝赋予 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难以离开你一样。我们在精神上是平等的。就好像有一天双双拉着手,平等站在上帝面前一样。

简爱在开始拒绝了罗契斯特的爱,离开了桑菲尔德庄园。那是因为简爱和罗切斯特有太大的社会差距。当简爱得到了一笔遗产,当罗契斯特双目失明,桑菲尔德庄园已经成为废墟,两个人的阶级、财产差别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简爱才决定要和罗切斯特生活在一起。

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孙少平的职业、出身、社会地位决定了和田晓霞相差太悬殊,不能结合。那怎么办?

安排田晓霞带着对孙少平的爱恋离开这个世界!虽然两个人在精神上是平等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省委副书记的田福军能同意女儿田晓霞嫁给孙少平?不能。

虽然田福军在田晓霞去世以后,感谢孙少平曾经给过女儿田晓霞甜蜜的爱情。假如田福军能同意,田福军的爱人能同意吗?不能。

正是田晓霞的母亲拆散了田润叶和孙少安。她就更不能让女儿嫁给挖煤工人了。

二、 孙少平不是王子,田晓霞不是灰姑娘

在文学作品中,更多的是平民家的女儿遇到富家公子哥,由于美貌和才华,富家公子哥被平民女儿所打动,开始追求,最后可以大团圆。

王子可以娶灰姑娘,只要灰姑娘貌美和善良,从此就可以过上幸福生活。

但是公主不能嫁给穷小子。好容易有一个陈世美被招了驸马,那也是在陈世美科举得中以后,陈世美在家乡家徒四壁的时候,公主没有爱上陈世美。

而且陈世美的结局也悲惨,被包公的铡刀掉了脑袋。

孙少平是男人,男人不能和比自己身份地位高太多的姑娘结婚。

孙少平假如是富家公子哥,那倒是可以考虑爱上出生平民的田晓霞的,而且在遭到双方家长反对之后,经过无数波折,能娶平民丫头田晓霞。

问题是孙少平是挖煤的,虽然田晓霞称为“我那掏碳的男人”。

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年代,孙少平一方面不能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又不能凭借着才华跻身于富人的行列。因为在那个时代,想白手起家成为富人的机会几乎是没有的。因为市场经济还没有在理论上通过。

又一次明白了吧,既然不能走上婚礼殿堂,又爱得死去活来。怎么办?让其中的一个离开这个世界,让另外一个痛不欲生、撕心裂肺!

三、 因为是平凡的人生

既然路遥是要创作现实主义的史诗巨著,那就要体现出现实主义的风格。现实主义要反映社会现实,“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典型性格”。

文学作品要有可读性,那就要安排一场惊天地、泣鬼神、轰轰烈烈的、超脱世俗的爱情吧。

路遥让孙少安得到田润叶的爱,让孙少平得到田晓霞的爱。这就让我们想到《红楼梦》中尤三姐怒斥贾琏说的:

“我们有姊妹十个,也嫁你弟兄十个不成。难道除了你家,天下就没了好男子了不成!”

孙少安和孙少平就那么有魅力?田家的姊妹俩都一发不可收地爱上这哥俩!无非是理想化了而已。让读者在阅读中得到一种满足感:穷人的孩子是可以收获高等阶层、富家小姐的爱情的,只要你足够优秀,有足够的颜值。

满足了读者的精神需求之后,又不能让田晓霞下嫁给孙少平。怎么办?如何体现出是人生的平凡?不能事事如意。万事如意只能存在于新年的祝词中。

所以,田晓霞就要永远离开孙少平。

因为孙少平是第一男主人公,第一男主人公不能死,那样小说的情节就不能继续了。只能是安排田晓霞在洪水肆虐的报道中,营救小孩子而被洪水吞噬这个结局了。

生活不美满,这才是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的世界,才是平凡的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