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中国国家话剧院前身是什么)

《四世同堂》剧照

《原野》剧照

《谷文昌》剧照

80载岁月峥嵘,20年风雨兼程。近日,中国国家话剧院迎来了创建80周年、组建20周年纪念日。剧院的起点始自延安延河岸边,从延安走来的国家话剧院,血液里流淌着红色的血脉。历史涵养了它丰赡的历史底蕴,也赋予了它厚重的文艺灵魂。

始终不渝的红色初心

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前身,最早可以追溯到1941年成立的延安青年艺术剧院,由中央青委和中央文委共同领导,塞克为院长,王真、吴雪为副院长,聘请郭沫若、田汉、洪深、欧阳予倩、万籁天、夏衍、曹禺、阳翰笙为剧院名誉理事。

1942年5月23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毛泽东同志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召开,推动了根据地文艺事业的发展。时任延安青年艺术剧院副院长的吴雪及后来提议创立中央实验话剧院的五位发起人中的李伯钊、欧阳山尊参加了此次会议。1949年4月16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正式成立,首任院长是廖承志。

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话剧开始了当代历史阶段的演进。

1950年3月8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建院后的第一个剧目《爱国者》首演。同一时期在青艺的舞台上,《抓壮丁》《上海屋檐下》《万尼亚舅舅》《钦差大臣》等中外名作以及一批贴近时代、贴近民众、反映现实生活的当代剧目被带到了观众面前。

2001年12月25日,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的基础上,中国国家话剧院正式成立。20年来,一大批优秀原创话剧在这片土壤中萌生,在这方舞台上演绎,树立起剧场舞台艺术的标杆。

党的十八大以来,剧院先后创排了《北京法源寺》《谷文昌》《三湾,那一夜》《人间烟火》《人民至上》《英雄时代》等一大批反映现实、讴歌人民、抒写时代的主旋律优秀作品,讲述有温度的中国故事。《谷文昌》则先后获得文华大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国家级奖项。

戏剧的力量始于舞台,但绝不会止步于剧场,它自诞生之日起,便以强大的艺术魅力深入观众的内心,激荡起澎湃的火花,引领人们踏入艺术思想的殿堂。

一台台话剧成为“走心的党课”

“又见袅袅炊烟,又见群群飞雁,你播洒一路春风,只为百姓梦圆,谁说流水无意、岁月无痕,谁说落花无情、往事如烟,倾听山的诉说、海的呼唤,真情感天动地,真爱在人间。” 话剧《谷文昌》结尾处一段歌唱,留下了绵绵的余音,激荡在台上台下,回响在观众和演员心间。

在历史的大潮面前,个体是渺小的,渺小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以谷文昌为代表的共产党员却以渺小的个体筑起了一道抵挡风浪坚不可摧的堤坝。

这部戏,让演员把所有声音、形体的技巧都放弃了,能做的只有真实呈现。只有把小的细节做真实,才可能让观众看到传神又亲切、平凡又崇高的县委书记的英雄形象。

其实剧组开始很担心把“谷文昌”演成以往被模式化了的那种英模人物,但看了报告文学《谷文昌》后,他们觉得这个人有大智慧。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立体的谷文昌形象,剧组主创人员曾两次赴东山体验生活,剧本易稿24次。谷文昌的扮演者辛柏青对此感慨:“其实每一部戏都需要我们用情感去演绎。感谢《谷文昌》,他一直警醒着我。所谓不忘初心,作为演员,就是时刻保持内心中最纯粹、最朴实的本真。”

这部剧公演之后,可以说一票难求,被认为是“最走心的党课”……

有人说,一个伟大的民族,必须要有伟大的精神,而伟大的精神,就体现在一个个鲜活的英雄人物身上。

94年前的一个夜里,一群年轻人在江西永新一个叫三湾的地方的杂货铺里,开了一次会,研究下一步的路怎么走。开会的时候,年龄最大的是毛泽东,34岁。

这次会议,就是三湾改编。这天晚上,毛泽东创造性地提出“支部建在连上”“官兵平等”等一整套崭新的治军方略,成为中国共产党建设新型人民军队最早的一次成功探索和实践。

从此,一支队伍,一夜之间,奇迹般地“散沙聚成水门汀”!从此,一支五千年未曾有过的人民军队开天辟地般出现了!

国家话剧院出品的话剧《三湾,那一夜》就取材于此。该剧一经公演,就深深地震撼着每一位观众。再回到这段历史,我们来看一下,当时几位主人公的年龄:毛泽东34岁,余洒度28岁,苏先俊21岁,罗荣桓25岁……就是一群年轻人啊!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那是一群“创业”的年轻人,有一天晚上开了一个会,研究未来怎么走。而就是这一晚的会议,将支部建在连上,建立士兵委员会,给我们的部队注入了灵魂。

主创人员为了把这部戏写好、演好,先让自己钻到那段历史中,把打捞出的一个个碎片拼接,尽力还原,再用话剧的方式呈现给观众。编剧王宝社告诉大家,“写这个戏的时候,正好春晚找我做语言节目导演,我婉拒了。我躲到凤凰岭的山里写剧本,整整两个月,陪伴我的只有外面呼呼的风声。我感觉自己在燃烧着,仿佛穿越回到了那个年代。”那风声就像是从90多年前刮过来的,随着风声刮过,我们仿佛看到剧中人物一个个从纸上站起来走出来,逐渐饱满、丰富,有了生命、有了温度。

第24届曹禺剧本奖这样评价:“该剧以高度凝练的戏剧形式再现三湾改编这一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具有穿透历史和当下的思辨力量。”

演绎充满烟火气息的人间万象

新时代的舞台不仅能演绎黄钟大吕,也能唱响市井生活里的人间真情。

“心里头装下百姓的心事,肩上才能挑起百姓的担子”,“老百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干部就得是藏经阁”。这是国家话剧院出品的《人间烟火》中的经典台词。

该剧讲述的是新时代基层党员干部苏小鱼主持棚改工作的苦辣酸甜。在市井百态、寻常生活中,苏小鱼的成长贯穿起了代际沟通、赡养父母、年轻人创业等社会热点的思考,描绘了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用现实主义题材,通过基层棚改来展现新时代的风采,对剧组是个挑战。于是,他们走进北京市东城区望坛社区采风。在火辣辣的大热天中,带着火辣辣的情,实地考察棚改现状,大家心里开始有了根基和依靠。

每个人都能在身边找到剧中角色的原型,无论是高楼大厦还是陋室一间,最核心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结。于是,有了这样的剧中场景:在朦胧的月光下,基层干部苏小鱼奋力地蹬着自行车,穿梭在城中村,与街坊邻里一起描绘出了充满烟火气息的人间万象……

“我到美国看到美国老百姓,尤其是老人,没有我们幸福。我关注到美国的一些老人,买个麦当劳,然后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等着,不时看看表,到时间了,把汉堡吃了,然后晚上就是一个寂寞的长夜。我们的大妈穿得花枝招展跳舞,我觉得这多美啊,这说明她们热爱生活,如果生活没有这份富足,她们哪来的这份自信。我每次经过公园,就特别欣赏这份张扬的幸福感。那种对幸福的赞美,一下就释放出来了,我觉得这是应该歌颂的。”导演娄迺鸣对此颇有感触。“所以这部戏既然叫《人间烟火》,我就把重心放在这种生活气息上。其实我们逐渐会发现,‘人间烟火’是非常奢侈的,因为我们哭也是挥霍,笑也是挥霍。比如我现在想跟我的父母分享哭和笑,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他们都不在了。这时候你就会明白所有的哭和笑,没有对错,因为那都是生活。”

“夜空中最亮的星,照亮我们前行。”每个家庭的喜怒哀乐牵动着观众的心。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快乐与辛酸在舞台上得以一一呈现,在充满生活气息的烟火之中,整体奔向幸福生活。

探索艺术融合的创新表达

“用电波记录历史,见证一个国家的诞生!”2021年10月1日,原创话剧《直播开国大典》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首演成功。该剧将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伟大历史时刻,实况转播的幕后电台故事首次搬上舞台,致敬每一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贡献的平凡而伟大的人。

这部剧的看点之一,是使用了先进的装置技术和数字技术,在主旋律题材中融入谍战、爱情等元素,让戏剧更具哲理性、观赏性与艺术性。

该剧运用新技术手段,引领舞台“艺术+技术”融合新方向。即时摄影,让时空重叠在舞台上成为可能,即时拍摄团队通过镜头拍摄与实时投屏,将珍贵的历史画面呈现在观众面前。通过光影和即时摄影技术,两个时空的画面重叠在一起,虚实之间,让观众也跟着在历史和现实中来回穿梭。这样全新的舞台呈现和写意的表达方式,让现场的观众深受震撼。

跨界已经成为趋势和潮流。由国家话剧院院长田沁鑫担任戏剧总导演的电视节目《故事里的中国》,就是一部跨界融合的作品。它通过“戏剧+影视”沉浸式呈现,拓宽了戏剧表达领域,用科技手段贡献了新的电视节目形态。

“我想知道他们如何锻造出自己的品格,他们不竭的精神动力源自哪里。‘草原额吉’都贵玛、‘医之大者,为国为民’钟南山、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驻村第一书记黄文秀、‘90后’援鄂医疗队……他们的人格力量、他们对所负使命义无反顾的全力投入,来自家庭和成长道路的影响,更来自他们对党的信仰、对国家和人民的大爱。我们在创作中坚持从人物精神出发、从真实生活出发,打动了许多观众,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英模人物的人格力量。”田沁鑫说。

在节目形态上,节目组率先在文化访谈节目里嵌入舞台剧,用融合方式呈现中国故事。“观众对节目的认可、对节目主人公的认同,不仅由于情感和思想上的共鸣,还与节目大胆创新表现形式有关。只有故事讲得精彩、讲得有新意,观众才乐于听下去、看下去。”

在《故事里的中国》舞台上,演员表演60%是影视化的,当角色需要情感表达时,则采用戏剧表演方式增强渲染,让观众从中感受民族脊梁的精神力量。

无论是80载峥嵘岁月,还是20年风雨兼程,我们的戏剧工作者一直与舞台上的人物同悲喜共命运,与大地同欢乐,与人民共真情,迈着矫健有力的步伐走在高天厚土中。正如国家话剧院“老戏骨”刘佩琦所说:“你们是太阳,我们也是太阳,你们是火红的朝阳蒸蒸日上,我们是绚丽的夕阳,同样灿烂辉煌。虽然我们年过半百,银发飘扬,但落叶尚能肥沃泥土,降落的夕阳意在点亮繁星,只要雄心不老,就有无尽的潜能。”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