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为什么中国拍不出好电影(中国为何拍不出有深度的电影)

为什么现在的电影不好看

人是环境产物

疫情之下的上海,没有人可以不受到环境的影响,不管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也好,只能居家自我隔离,实现相对静止

于是有的人无所事事,有的人焦虑不安,有的人安步当车,还有的人我行我素

不知不觉,我们忘记了今天是周几,不知不觉,我们觉得时间突然变得如此漫长

看电影是消磨时光最好的方式,我喜欢翻看老电影,尤其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出品,那个群星璀璨的时代,那个吴宇森,徐克,王晶,杜琪峰,王家卫,刘伟强,麦兆辉,周星驰,许鞍华,关锦鹏,尔冬升辈出的年代

武侠片和动作片是香港电影的代表作品,最近重新回顾武侠片之路,于是沿着新龙门客栈,黄飞鸿一路看了过来

从新龙门客栈到黄飞鸿,无论剧情还是表演都无懈可击,现在的很多电影还可以从中找到那些影片的痕迹,随着对过去影片的赞叹,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问号,为什么现在拍不出那么好的电影

得益于经常帮助学生申请艺术类专业的经验,我对电影工业也略有了解,可以说

一部好电影的诞生离不开:好剧本,好演员,好导演,好制片,好宣发几个关键环节

资本时代,任何事情没钱玩不转

,有太多可能成为优秀作品的影片因为资金问题最终夭折,就算有些影片最终完成,但是因为预算限制也不温不火,资金和预算如同“紧箍咒”一样套在名导的头上,最终只能屈服于现实

制片人作为影片的投资人,是一部电影的绝对主宰,有权决定关于电影的一切事务,从挑选剧本、聘请导演、组建团队、选择演员、直至电影后期的制作以及宣传发行。所以

制片是一个即懂得电影艺术,又懂得观众口味,还需要懂得商业运作和团队管理的存在

好导演其实非常难定义,是作品的艺术品质,还是作品的商业价值,还是作品荣获的奖项,或者超强的协调能力,还是丰富的资源和人脉,恐怕每个人都有不同答案,作为非专业人士,我无权对此做出评判

好演员的定义也同样复杂,早些年好演员的定义是德艺双馨,有演技有艺德,做人做事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但是近些年好像大家更在乎的是流量和颜值,且不说每年专业院校都有数千人毕业,北京和横店飘荡着大量怀揣演员梦想的造梦者人数更加难以估量。

国内从不缺乏演员,也从不缺乏好演员,缺的只是一个或者若干个机会

宣发这个环节在若干年前一样默默无闻,随着时代发展以及影视行业的日渐繁荣,每年影视作品的数量急剧上升,观众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宣发的工作变得日渐重要,“宣传”主要面对观众,发行主要面对“院线和影院”。这

两项重要的工作决定了电影的影响力和票房,质量一般的影片需要重视宣发,质量优秀的影片同样要重视宣发。

2021年的春节档有一部出色的作品“人潮汹涌”,虽然最终也获得了7个多亿的票房,但是对比同期的“唐探3”,“你好,李焕英”,甚至“刺杀小说家”,票房有非常大的差距,而这部影片在我看来绝对是国产电影的上佳之作

最后说说剧本,剧本好像原材料,正所谓完美的食材只需要简单的烹饪方式。

一部电影的成功和一个好故事密不可分,而作为剧本的创作者,编剧在整个电影工业中的位置非常重要。

但是可悲的是,编剧往往没有话语权,没有知名度,也没有与之匹配的收入。编剧的匮乏导致好剧本一票难求,而且在出品的大多数电影票房折戟的情况下,如何定义好剧本,如何选择好剧本也变得越来越难揣摩。长此以往,导致好编剧越来越少,好剧本越来越少,

好电影越来越少,在电影落寞的背后是文学作品的落寞

剧本是文学作品中的特殊体裁,主要由台词和舞台指示组成,是电影工业的必要工具,剧本最容易由短篇小说或者中篇小说改编而成。而短篇和中篇小说的创作难度也奇高无比。

随着抖音类的短视频平台的快速爆红,人们变得越来越缺乏耐心,希望用更直觉的视觉感受来刺激自己的神经

,比起读书,视频网站可以更好的满足人们的需求,所以文字阅读已经成为更加小众的一种习惯,甚至是一种罕见的特点

文学是构建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和元素,也是一个时代的记录和思考。

也许有人会说莫言老师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所以现在的文学发展并没有滑坡,可是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也是一种孤单的落寞,一个人的成就值得称赞,但是不能作为一个时代的标志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从“诗经”到“楚辞”,从“乐府民歌”到“汉赋”,从“唐诗”到“宋词”,从“明清小说”到“民国大家”,不同时代都留下了精彩的文学作品,也让中华民族的品质和德行广为传颂。比起古人,我们现在确实更加匮乏,网上曾经有这样的段子:

面对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古人可以说:含沙四面平,飞雪千里惊;可以说: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可以说: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可以说:去年射虎南山秋,夜归急雪满貂裘;可以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可以说: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现在的我们会说什么?

当我们来到海边,面对波澜壮阔的波浪,古人可以说:浮天沧海远,去世法舟轻;可以说:海上涛头一线来,楼前指顾雪成堆;可以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可以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可以说: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可以说: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可以说: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可以说: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

现在的我们会说什么?

当我们仰望星空,看银河横跨天际,古人可以说: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可以说:荆王猎时逢暮雨,夜卧高丘梦神女;可以说: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可以说: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可以说:北斗七星高,舒高夜带刀;可以说: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可以说: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现在的我们会说什么?

我们无法用“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来形容一见钟情,我们无法用“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来形容思念,我们无法用“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来形容无奈,无法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来自我慰藉,我们只剩下:我考,牛,太牛了,真棒,来抒发我们无法形容的感情

比起古人,我们获得了很多

比起古人,我们也许同样失去了很多

不论失去还是获得,文学的没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面对这一现象,我们不必忧伤,也不用哀叹,因为人类大多数食物的发展都是曲线波动。就好比黄昏意味着另一个黎明,衰落也是再次昌盛的象征

我只是希望,当再次昌盛的时候,有你的努力和你的身影

还有我们曾经留下的痕迹

——END——

用尽你所有的希望,成为你向往的模样

愚言纪-一个笨人的坚持和感悟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