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权力的游戏艾莉亚缝衣针(权力的游戏皇后过街哪一集)

文|艾栗斯

关于琼恩雪诺的配对,有说法是在冰火原著中马丁老爷子最初的选择不是龙妈丹妮莉斯,而是琼恩的“马脸”妹妹艾丽娅·史塔克。考虑到最开始这两人亲若知己的感情铺垫,且随着琼恩身份揭晓兄妹关系并无近缘之隔,这样的发展也是合情合理。

别的不说,琼恩对艾丽娅有多好,从他去加入守夜人前找来最好的铁匠密肯,亲自监制为艾丽娅量身打造的“缝衣针”中就可见一斑。

深受修女打击的艾丽娅看到她最需要的小剑欢呼雀跃,当即为其取了个既符合剑形又充满小女孩幽默感的昵称为“缝衣针”。

从此缝衣针与艾丽娅生死相伴,因为看到“缝衣针”,才使奈德.史塔克认清自己小女儿的与众不同之处,下定决心在君临城为其聘请了布拉弗斯的西利欧·佛瑞尔教授“水舞者”剑术;而艾丽娅在兵荒马乱、家破人亡之际找回了“缝衣针”并用它刺死了马童,握起剑的同时也握紧自己复仇与崛起的命运;即使是成为无面者,丢弃了“艾丽娅”所有的旧物甚至姓名,她也舍不得扔掉“缝衣针”,而后者也在最后关头给了她一线生机,杀出一条史塔克族女儿回家的血路。

缝衣针的外形与权力游戏里其他的剑截然不同。且不说奈德那柄名为“寒冰”的巨剑,即使与小恶魔所持的单手剑相比,“缝衣针”的尺寸也尽显精悍纤细。剧中艾丽娅的“缝衣针”是一柄剑身细长的精钢单手短剑,具备极佳的平衡感和精巧的护手,作战中主要用于近身戳刺而非劈砍的力量,对于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来说再适合不过。

在《权力的游戏》中,艾莉亚的“缝衣针”与来自自由城邦布拉佛斯“水舞者”剑其属同类,都是锋利、平衡、用于戳刺的细剑,艾莉亚的老师西利欧·佛瑞尔就是精通此剑之道,他告诉艾莉亚要“快速移动、潜行、平衡、将剑当做手臂的一部分。”这其实是欧洲十六世纪以后兴起的决斗术总结的精要。

艾莉亚的剑术风格在与布蕾妮临冬城的切磋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比武的一开始,布蕾妮看到艾莉亚拿出的“缝衣针”,便从骑士剑的角度提醒说:“你不能用那个,小姐,它太小了。”

而艾莉亚的回应则是:“我不会刺伤你的,别担心。”

布蕾妮是标准的骑士风格,所用的“守誓者”单手剑不仅可以用于刺、也可以用于劈砍;而在“水舞者”与无面者处学得的刺客剑术的艾莉亚应招之技则主要在于灵活闪躲和见机行刺。

确实与剧中其他的剑不同,艾莉亚的“缝衣针”剑就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决斗剑,在欧洲剑的历史上出现得比较晚,锻造工艺上较剧中其它种类的剑而言也最为成熟。剧中的窄剑流行于自由贸易城邦,布拉佛斯城市的灵则感来源于西班牙,而现实历史中正是从十六世纪起,由西班牙的 Espada ropera剑发展而来的窄身剑成为了流行的决斗用剑。

决斗用的刺剑,一是欧洲钢铁技术进步之后才出现,二是火器在战场上代替了冷兵器,剑从骑士专用成为平民的武器。在欧洲十六十七世纪的决斗中,通常不需要穿着铠甲,所以运剑灵活至关重要,窄刃轻剑可以随身体而动又便于携带,因此很为大众青睐。西班牙的托莱多剑用钢精良、锻造工艺先进,一度炙手可热。到了十八世纪,决斗剑的体格进一步精悍,成为欧洲绅士们的时尚佩剑。在1782年的《弥赛亚》歌剧在都柏林的首场演出中,曾礼貌地登报要求观的绅士们不要携带随身佩剑,以便增加座位空间,这也侧面反映了这种精致小剑在当时的普及度。

决斗剑的用途在决斗手枪的出现后渐渐消逝,不过在今天的剑击运动中,我们仍可一窥艾莉亚般的机敏灵动。剧中为艾莉亚佩剑的设定,以及后期的“水舞者”和“无面者”剑术调教,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且严密符合历史实际,忍不住再为《权力游戏》编剧的历史功力点个赞。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