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本命年改名字好吗(本命年改名字好吗求回答)

囗周建勇

“本命年”,一整年我都不肯刻意说或想的三个字,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写下来,心底竟似如释重负一般。

一一题记

1月4日写完小说《小莫迷惘的青春》最后两集,之后看也不想看它一眼。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不想看,是写那些文字时反反复复前前后后看过好多遍看得伤神了吧?我不知道。1月12日修改并定稿最后一集,是最近这20来天唯一的一次动笔,然后发给总编黄河先生--这也是唯一的一次直接把小说发给他。大约一个小时后,总编先生和我通了半个小时电话,在我们之间极其稀少的通话里,这是最长时间的一次。老实说,我不确定我的这部小说写得好不好,但总编先生一如既往的表示赞赏!他甚至要我休息一段时间再写一部小说,作为这部小说的姊妹篇。这应该是他对我已经完工的小说的最高规格的评价了吧?我想是的。

我很少修改小说章节里的文字的,我可以一千字几百字的直接删除重写,但我不太愿意在已经写好的段落里修修补补。按最初设定的情景去写就好了,改来改去的到最后或许还不如最先落笔写下的文字好,因此,我比较固执的几乎在这部大约40万字的小说里鲜有修改的时候。最后一集是个例外。那是因为我对最后一千字的文字所展示的情景并不满意。所以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写完最后两集8000字之后,我也不急于发给付丽霞编辑。我不太愿意修修补补,每天一集大约4000字的小说从来都是一遍就绪。然而相对完美的最后一集,恰恰就是最后的一千个字令我不满意。我一定会打破常规作一次修改,但我并不知道怎么改。

早晨起床之后,我有个习惯。在阳台上抽根烟,然后再去上班“摆摊儿”。12日的早晨,跟平时并没有不同,照例是点根烟趴在阳台栏杆上,望着楼下,看那些比我着急上班的人们走在路上或是开着车,渐渐的都远离了我的视线。猛不丁的想起一句话“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当其时,清晨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阳光透过林立的高楼大厦的间隙洒向马路洒向飞驰的汽车洒向行人匆匆的脚步。我为什么会想起这句呢?是因为耿耿于怀了一周的小说最后的一段文字?刚刚好,可以把它填进去。

“莫四儿”先生是必须要逃离的。与其在一个看不见光明的地方苦苦挣扎,不如销魂的离去。

感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

我们有过美好的回忆

让泪水染得模糊不清了

偶尔想起 记忆犹新

就像当初 我爱你

没什么目的 只是爱你

这一段是好多年前见过的一张图片上的,大约是写这部小说的前3集的时间。趴在栏杆上抽烟想起千年前“江郎才尽”的时候,忽然又记起多年前的一段往事和这张图片以及图片里的文字。是有这么巧的事?是有这么巧。多年前只写了3集小说就不了了之,源于一场“空欢喜”,多年后写完这部小说,再把这几句“空欢喜”放在小说的最后做一个结尾,竟然会这样子的天衣无缝。真的是太巧了。

“莫四儿”先生在乐山的那些年里说得清也说不清的欢喜,其实都是一场空欢喜。经历过很多场空欢喜的“莫四儿”先生在逃离之后,会怎么样呢?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都是成熟和成长的代价。

我们终究也成路人了

就这样谁也不理谁了

我却挥洒最好的青春

作了扑火的飞蛾

我都没有关心的资格

还有什么可以欠你的

我都骗了自己多久了

以为死心塌地 早把你

把你忘了

这是小说《小莫迷惘的青春》第100集里所插的一段歌词。发在《三汇文学》里的107集小说连载里,每一集都有一首插曲,我不知道有没有人都听过,但我肯定都是听过的。不然,我也不会知道会有这么一首歌能这么轻易的就打动我。

我是个健忘的人,自从决定把这部小说写108集,我就只管专心致志的写,以至于我都忘了为什么会把这部多年前只写了3集的小说再翻出来,然后孜孜不倦的想要把它写完。

我们终究也成路人了……就是这样的一句歌词,很轻易的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一段往事。有很多事,并没有刻意的要去掩盖它;有很多人,并没有刻意的要去忘记他。生活就是这样,随了时间的飘过,在不间断的日子里,一切都好像曾经的经历又都好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明天。

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但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雨水多得不得了,湿漉漉的空气沉闷得让人无法呼吸。早7晚10的“守摊儿”,枯燥的只剩下家和店这两点一线。这样的日子里,除了无休止的看电视、打望之外,就是假装斯文的写字以及装模作样的看书。病毒疫情笼罩下的空气飘进殿堂,裹挟着恐惧、忧伤以及焦虑。日复一日的日子净是这般的百无聊赖。

我不曾想过我会在这个多雨的夏天再一次遭遇重重一击。而我也不曾想过我努力的想要走出重击之后的阴影,却意外的捡起了搁下10年之久的笔。于是《匆匆》、《味道》、《转身》……从封存10年之久的QQ空间里渐次现身,重见光明。

我没有那么风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附庸,以至于看见那些网络文学平台里的作者都有一个笔名时,忽然问我自己:这10年,都干些什么了?怎会连个笔名也没有呢?我不知道有微信网络文学平台,我不知道人人都有一个笔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年复一年的在我的店里“画地为牢”。

当我从QQ空间里翻出《游戏的幸福生活》系列小说时,我甚至已经忘了最早落笔的时间。因为即使现在看见的那些小说的文字,也不是最初的时间写下来的。我真的不是刻意的要去回忆,但即便努力的回忆,我还是无法想起这样“深刻”的文字写在哪一年。我也无法想起好像是记忆里的鸿篇巨制为什么仅仅只写了3集?

所以我应该感谢刚刚过去的夏天,和那个夏天无比沉闷的雨季,以及那个猝不及防的重重一击。我没有想过我会以一本小说去“告慰青春”,但我仍然用了巨大的热情倾尽全力讲完了人生第二个“本命年”之后的故事。

我想把它写得更好,写到最好。不幸的是,捡起搁了10年的笔,写完40万字,却怎么也写不出曾经的那些文字的“优美”了。不过还好,我的那些早已沦为“路人”的青春,还是在行将结束的第四个“本命年”里,影影绰绰的被描述下来了。而小说的名字也从《游戏的幸福生活》被置换成了《小莫迷惘的青春》。

在那些曾经美好的青春里,无数次幻想过幸福的生活,也无数次有可能把幸福生活变成现实。然而生活终究是严肃的,严肃得寄予了无限热情和希望的人生最优质的第二个“本命年”成为了最迷惘的青春时代。

在这样的一个本命年,以一本小说告慰逝去的青春,也算一份不能忘却的纪念。

我还要遇见几个你 才可以忘记你

我还要拒绝几个你 才可以不想起

这城市怎么都是你 可你在哪里

这世界怎么都是你 原来你住在我的心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